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建湖新闻网

搜索

彭彬:从儿童游击队员到空军少将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彭淑玲 王学言  来源:建湖日报   发布时间:2017-08-28 17:49:30
  8月1日上午,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一位耄耋老人身着将军服,精神抖擞,胸前佩戴勋章聆听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他就是建湖籍空军少将彭彬。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唐代诗人贺知章的诗句引发了多少游子的乡愁情怀。
  2016年深秋,83岁的建湖籍空军少将彭彬与他的人生伴侣、新四军老战士施应芬风尘仆仆回到他阔别多年、魂牵梦绕的故乡,探访眷念了大半生的衣胞之地。站在故乡建湖县城街头,满头银丝的彭将军感到那么的亲切。家乡天翻地覆的变化,令他情不自禁,激动无比,“是啊,70多年了,真是今非昔比啊!”昔日家乡一件件往事,顿时历历浮现在他的眼前。于是,我们的采访就从将军的少年说起。
  1944年,11岁的南庄(今钟庄街道南华村)少年彭彬被父亲送到离家不远的建阳县万丰抗日游击队,成为一名小游击队员,具体任务是帮部队送信、搞卫生,晚间还跟着大人们去巡逻。1946年9月,在建阳支队当通讯员的彭彬与3位同乡被分配到新四军苏北军区卫生学校学习,学校设在阜宁县靠近沟墩的一个村庄。在那里,彭彬过起了背起书包就出发、放下背包就学习的战时生活。
      因为战争,彭彬于1947年3月提前结业,分配到苏北纵队卫生部医疗队。医疗队有100多人,他先后担任卫生员、见习军医。后来苏北纵队改编为华野10纵队,再后来又改为12纵队。彭彬先后参加了盐城战役、涟水战役和济南阻击战。
      淮海战役打响时,彭彬任医疗队手术室三班班长,这一年他才15岁。3班有十几个人,彭彬是年纪最小的。每到一个地方驻扎,彭彬就给班里的同志开会、分配任务,做得有板有眼,战友都叫他小班长。有一次开会,指导员半开玩笑地批评了他班里的战友:“我们有些同志不尊重领导呀,怎么能叫小班长呢?”在淮海战役战场上,有一次,彭彬与战友坐着从国民党那里缴获来的运输车运送医疗器械和药品,国民党的飞机发现后,多次俯冲下来扫射。身旁的战友当场中弹牺牲,运输车还着了火。彭彬和战友冒着生命危险把车上的医疗器械和药品、酒精等易燃物抢了下来。彭彬这时已经荣获过两次三等功,再加上这件事,组织上让他火线入了党。15岁就入党,真的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淮海战役结束后,部队在宿县休整,准备渡江。其间,彭彬还参加了西梁山裕溪口的战斗。1949年4月22日彭彬随部队在芜湖渡江,接着就参加了上海高桥战役。
  战时部队的生活是很艰苦的。除了休整,大部分时间都在打仗行军。行军路上,彭彬经常一个人牵着驮医疗器械和药品的骡子。因为浅色骡子容易暴露目标,为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他始终与部队保持一定的距离。行军多半选在夜里,晚饭后出发,一直走到第二天凌晨。打济南过陇海铁路时,一天行军120里,驻扎下来才发现全身都是汗水结成的白色盐霜。行军途中,多半是地上铺上稻草就当床了,有时就躺在老百姓的草垛上睡觉,比较好的是能睡到老百姓家的门板。谈到苦时,彭彬会说,我们那时虽然苦,但在不同时期都有不同口号,精神很受鼓舞。
  1950年6月,国家开始建设空军。彭彬所在的90师师部改编为空军第四混成旅,彭彬任军医,并代理卫生所所长。11月,抗美援朝开始,彭彬随部队去东北参加抗美援朝。空军军医与以前的战地医生是两个概念,一切都要从头学起。到东北时间不长,彭彬去北京参加航空军医第一期训练班学习航空医学(老师都是知名教授,如张晓楼、许英魁、冯应坤、张静娥等,还有苏联专家谢里盖夫、马克西莫夫等),开始了他毕生为之服务的空军航医事业。
  彭彬对航医这个职业很有感情,他说飞行员是空军真正的战斗员,保护飞行员的健康就像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飞行人员也很尊重他们。彭彬1954年被授予大尉军衔,1962年被授予少校军衔。
  彭彬用自己的勤勉赢得了国家的肯定。1957年,彭彬被评为空军全军后勤卫生先进工作者,参加表彰大会时受到毛泽东主席等领导人的接见。1988年9月份,彭彬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彭彬一生有两次援外服务,一次是1973年赴津巴布韦,另一次1989年赴坦桑尼亚,都受到所到国家的欢迎。
  作为航医专家,彭彬先后赴法国、泰国、日本、韩国等国家参加国际航空医学会议,与国外同行交流学术领域的经验和心得。彭彬还为航空医学做了两件有意义的事:一是1987年创立中华医学会航空医学分会,并担任学会第二届主任委员;二是1990年筹办《中华航空航天医学》杂志。
  彭老的爱人施应芬女士也是一位值得用笔墨去描述的人。她是涟水人,1934年出生,10岁就参加涟水的抗日儿工队,1947年参加谢铁骊任团长的华野12纵队文工团,建国后先后在医院做护士长、医生。这对经历过战争考验的夫妻,对党一直有很深的感情,也一直按共产党员的要求和价值观工作与生活。他们常说自己有两个妈妈,身生的父母,另一个就是党。
  在与彭老聊天的时候,我发现他很喜欢说“服务”这个词。他在《我是一名新四军的小兵》一文中写道,几十年来,我一直为飞行人员的健康服务。若是人人有服务他人之心,无论处于什么样的位置,都把自己看作是一个服务者,这个社会就真的文明平等了。彭彬很喜欢他这篇文章的题目,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小兵。为了更好地了解他,我先梳理了一个类似年谱的资料。有一段资料我是这样写的:1960年~1964年,任第一部《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航空卫生工作条例》编写组副组长,在徐州工作四年。他在后面加了一句:条例组有10多人,大家相处十分愉快,互相学习。这不长的几个字,可以让人感受到他的谦虚和温情,他就是用这样的谦虚和温情为人处世,从游击队员一直做到空军少将。离休后的彭彬少将一直很牵挂家乡,从1990年开始,担任振兴盐城北京咨询委员会顾问,继续为家乡作出自己的贡献。

Tags:

作者:彭淑玲 王学言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 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Copyright © 2007-2013 www.jhxw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建湖县委宣传部主管 中共建湖县委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建湖县网络文化建设和管理中心承办
E-mail: jhwlzx@163.com   苏ICP备11032266号  Tel:0515-86227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