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建湖新闻网

搜索
当前位置: 建湖新闻网乡风民俗

舅 舅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王锦湘  来源:建湖日报   发布时间:2017-12-30 21:58:44
   我母亲马兰花娘家住高作马家滩,姐弟五人,她排行老大,长我大舅马益良14岁,长老舅马益立19岁,长老姨娘马桂芳22岁,在我舅舅和姨娘们的眼里,大姐就是母亲“助理”,她给他们母爱般的关怀,又严格管理、教育他们。两位舅舅小时候先后到我们村入(王曰华)华大先生私塾读书,我母亲精心周到地料理他们的学习生活,大舅60岁那年从上海回乡过生日,孩子般地拉着我母亲的手,回忆起件件往事,激动得热泪盈眶。
  由于战乱和贫困,大舅15岁、老舅10岁时,兄弟俩漂泊到上海滩谋生,历尽了千辛万苦!解放后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兄弟俩走上了工作岗位,建立了家庭,大舅还当上处级干部。后来,每当有人问及他们当年的艰难生活是怎么熬过来的,舅舅们总是含泪欲滴,哽咽难语,许久,痛楚地说了声:“哎!不说了!”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舅舅们参加工作后,我的家进入“十年儿荒”时期,一家人生活极其困顿,舅舅们时刻惦念着乡下的大姐,常常寄这捎那的,还尽力资助我们这些外甥、外甥女的学习。1965年,我读高中二年级时,眼睛已深度近视,必须要配副眼镜才行,我给大舅写了封信,很快就收到他寄来的10元钱,解决了我的困难。1966年,我随着“文革”大串联的学生流,到了上海舅舅家,说真的,当时心里忐忑不安,觉得自己就像鲁迅笔下的闰土,一时手足无措。舅舅、舅母见到我这个衣衫褴褛的乡下穷外甥,就像看到了宝贝,笑逐颜开,嘘寒问暖,忙饭忙菜,立马冲淡了我的拘束。大舅、大舅母翻箱倒柜,找衣服给我换装,老舅、老舅母烧出的红烧肉,香味扑鼻,让我口水直流,他们一个劲地向我碗里夹肉,我馋得不行,只顾大口大口地吃。后来才知道,三天时间,花光了他们家一个月的全部肉票,而我也吃坏了肚子。回家后,母亲对我说,傻孩子,长期吃不到肉的人是草肠子,一下子吃了那么多的肉,怎么受得了。那几天,我在老舅家过宿,大舅每天下班后都来看我,两家相距很远,来一次要换乘四次班车,需一个半小时之多,晚上舅甥们谈的很久、很欢。由于小时候历经磨难,造就了舅舅们坚韧刚毅的性格和正直善良的品质。这一次,他们给我讲了许多做人做事的道理,对我的人生产生了深远影响。俗话说,三代不离舅家门,我母亲常说,你们兄弟真是活脱脱的像舅舅。
  时光流转,到了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我们兄妹先后走上工作岗位,有了出息,家境大为改观。年迈的舅舅、舅母有时回乡看看,我们全家把接待舅舅、舅母当着最大的喜事来办,父母更是喜气洋洋,舅舅、舅母的欢声笑语绕梁回荡,其乐融融!

Tags:

作者:王锦湘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 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Copyright © 2007-2013 www.jhxw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建湖县委宣传部主管 中共建湖县委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E-mail: jhwlzx@163.com   苏ICP备11032266号  Tel:0515-86227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