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建湖新闻网

搜索
当前位置: 建湖新闻网乡风民俗

雪的怀想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范保华  来源:建湖日报   发布时间:2018-01-19 10:08:39
  对于雪,古今中外文人墨客写下的名诗佳句很多。岑参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和李白的“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表达了对春雪后万紫千红、百花齐放美好生活的期待,但吕以庆的一句“世态云多幻,人情雪易消” 也写出了对雪的无情与失望。
  雪是纯洁的,也是茫然的,一个人的生活环境和境况不同,对雪也会产生不同的感慨。
  在我们家乡,能下一场大雪,是孩子们最开心的事,这时,无论室内多么温暖舒适,也拴不住他们的双腿,到空旷地方滚雪球、堆雪人、打雪仗成了最爱,寒冷早已被好奇和兴奋赶跑了。更多的人却在紧张地忙碌着,道路上有组织和自发清理积雪的,农田里为大棚保温的,开车人绷紧面部神经的,车站里焦急等待的,还有商铺里翘首张望的,各种不同心情的人们在期盼着自己内心的愿望,这就是雪带来的效应。
  记忆最深的是读初中的那一年,我随父亲在一个镇读书。放寒假了,同学们都在享受着家人的呵护和炉膛的温暖,而我等待着父亲带我回家,早日和已经多日不见的母亲及哥哥姐姐们团聚。
  父亲是镇医院院长,年根岁底,医院里还有几个住院的病人,当了几十年兵的父亲当然不会离开他们不管。他似乎不知道我的存在,也没有动过先送我回家的念头,我只能从他不时从大街上买回的年货中,感觉他还是想念家的。
  临近春节前几天,突然下了从所未见的大雪,在那交通十分不发达的年代,30多里水乡路,就靠我们双腿这唯一的交通工具。回家,此时变得更加困难了。
  我等待着没有任何表示的父亲的决定。
  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我的心也开始渐渐变成白色。
  大年三十晚上前一天,父亲边整理物品边对我说,明天我们回家过年,路很难走,你要坚强啊!
  虽然是严冬,虽然是清晨,但世界被雪照得通亮。父亲挑着担子带着我上路了。
  路上偶见几个行人,他们也在艰难地前行,身上布满了泥巴。每当我摔了跟头时,父亲就停着等我,尽管他早已敞开了上衣,口中喷着浓浓的雾气。
  再于是,父亲主动开始跟我讲他从没对他的儿女们讲过的他当年南征北战和光荣负伤的故事。
  最后,父亲说,坚强是磨练出来的,爸爸不说,不代表不爱你们。
  那天,父亲平时所有的威严都变成了温馨。
  下午,当我们到家时,远远地就看见母亲和哥哥姐姐们站在路边等待张望……
  去年初夏,九十岁的父亲安详地离开了我们,这几天的雪又让我想起了当年的那一幕。父亲,我永远不会忘记您和您告诫我们的苦与坚强的教诲。
  雪下了,又化了,但爱是不会被融化的。

Tags:

作者:范保华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 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Copyright © 2007-2013 www.jhxw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建湖县委宣传部主管 中共建湖县委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E-mail: jhwlzx@163.com   苏ICP备11032266号  Tel:0515-86227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