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建湖新闻网

搜索
当前位置: 建湖新闻网文学沙龙

怀念码头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华平  来源:建湖日报   发布时间:2018-01-25 10:39:43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在西塘河边的县轮船码头坐船到高港。这个码头是钢筋水泥浇筑的,结实、牢固,边上还悬挂着好几只汽车轮胎。到高港再转乘“东方红402”号客轮往上海,第二天万家灯火的时辰到了十六铺的大达码头。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码头。数不清的大条石铺成,那么宽,那么长,壮观、繁忙,真像个广场,在霓虹灯的映照下熠熠发光。塘河的码头也好,浦江的码头也罢,那只是一面之交,也是那么的遥远,让我怀念的还是老家门前曾朝夕相处的码头。
  老家的河码头,从岸上伸到水面约摸丈把长的距离,匀成了十来个小小的阶级。后来为了防止雨水的冲刷,每级铺上了几块砖头,旁边用小木棍夹着。靠近水边的最底一层,三面排列着木桩,缠绕着几道洋条(铁丝),上面除了砖头外,中间还有一面石磨,平整、结实又干净,还不怕水淹。紧靠木桩的水下还有几块石头,便于站脚。像这样简易又方便的小码头,在老家的小河边随处可见。别看这不起眼的小码头,可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庄户人来说,用场大得很。打水做饭,舀水洗菜,挑水浇菜,洗洗刷刷……哪天不走个多少趟。
  儿时,我对这个码头最喜爱了。炎炎的夏日里,光身子一个,站在码头上,“扑通”一声,一个猛子已到对岸的码头,吓得歇脚的鸭子“呱呱呱”地飞逃。我们几个小孩把码头当成“家”,玩捉迷藏的游戏。玩累了坐在码头上歇歇;饿了上门口的菜园里摘个黄瓜吃吃。有时在木桩的缝隙里还能掏出几只螃蟹,逮到胡头呆子鱼。如果听到有“卖蟹渣唷”的声音,便忙不迭地窜上岸,到堂屋的抽屉里拿出两个鸡蛋、一只碗。在船艄撑船的男人忙把船别到码头,站在船中舱里用带子扣着的小男娃见到我高兴得手舞足蹈,以为我是来和他玩的呢。船头上的女人笑眯眯地接过鸡蛋和碗,麻利地揭开夹舱的木板,抓了一碗蟹渣,还舀了一点卤子,我又请她多舀点。其实,蟹渣我倒无所谓,最上心的就是这个卤子,觉得很鲜。吃那个糁子饭、糁子粥,有这个卤子嗍嗍,一碗饭很快下肚了。傍晚时分,靠在码头的渔船就不开了。与我家为邻,与码头相伴,挂在船棚上的马灯发出昏黄的微弱的光,照在码头,映在小河上。喧闹的码头沉寂了,渔人、小河沉沉地入睡了…… 
  成家后,少不得与柴米油盐酱醋茶打交道,还有就是码头了,有了码头便有了水。早晨,第一件事便是上河码头提水。挨着锅灶放着的水缸能装五六桶水,打满缸水得要往返码头十几趟。葫芦剖成的瓢放在缸盖上,随用随舀。不过,夏季的河水混浊,拧到缸里必须用明矾打一下。冬天打水就费事了。起床后,先把通向码头的积雪清扫干净。再用木榔头将冻得严严实实的冰砸出一个大窟窿。“咚、咚、咚”的砸冰声,在小河两岸此起彼伏,奏响着冬日的晨曲。
  早春,在码头上还能欣赏到绚丽的景色,河面上腾起一团一团的浓雾,翻腾着、弥漫着,初升的朝阳斜射下来,大雾一会儿乳白,一会儿金黄。待晨雾褪去,光线照在河面上,半河瑟瑟半河红,人和码头也成红的了。这时看清了对岸、左右相邻码头上的人了,一阵寒喧,拉开了码头一天的序幕。有时聊的时间长了,竟忘了来码头手中的事,甚至还忘了烧粥锅。
  小小的码头虽不像样,但实在是太方便了。洗个脚,不用凳,不用盆,一屁股往石磨上一坐,两脚放进水里,搓一搓,很是方便。从秧池田回来,小腿上沾着泥巴,手一抹还盯着几条麻黄,吸饱了血,鼓鼓的。这时直接站在水下的石头上洗腿。不时地有小鱼在触碰小腿、脚丫,酥酥的、痒痒的。门口的菜园里要浇水,担着水桶到码头,不用放下扁担,两手抓着绳子,腰一弓,腿一弯,将桶一按,再使劲往上一提,一桶水就上来了。直起腰,肩上挑,一步一阶往上走,让小河里的水滋润着菜园。
  日月如梭,时光荏苒。一晃几十个年头过去了,如今住进了没有炊烟的高楼大厦,让我魂牵梦萦的河码头就像印在我生命中的一幅乡村图画,时常浮现在眼前……

Tags:

作者:华平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 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Copyright © 2007-2013 www.jhxw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建湖县委宣传部主管 中共建湖县委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建湖县网络文化建设和管理中心承办
E-mail: jhwlzx@163.com   苏ICP备11032266号  Tel:0515-86227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