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建湖新闻网

搜索
当前位置: 建湖新闻网乡风民俗

外婆桥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卢山  来源:建湖日报   发布时间:2018-07-03 10:13:40
  外婆家是与一座小桥紧密相连的,那座桥叫“陆家桥”,在外婆家东南面几丈远;桥名也是建阳交东的一个地名,所以说去外婆家也常说成去陆家桥。
  外婆家三面环水,只有西面与邻居接壤,地形像个“半岛”。“半岛”上建有大大小小九间房子,围成三面,与东面矮矮的围墙构成一个四四方方的大院子。院墙外,树木和竹子茂密地生长着,一直延伸到水边,倒影映在水里。树丛中,是鸡和鸭的好去处,追逐觅食,栖息纳凉;鸟儿跳跃在枝头,在树梢上做窝。河水则在外围环绕着,澄碧、清亮,静静地流淌。
  陆家桥,苏北农村常见的木桥,谈不上美观,也不那么坚固,但它忠实地执行着它的使命,用它的脊背承载过无数南来北往的人,也把亲人们的思念连接起来。
  父母亲逢年过节是一定要到外婆家的,有时因事或者想外婆了,也会来外婆家。不过,每次来外婆家他们都是一道来的,并且往往还带着我,我是家里的老小,算是一个扔不下的“小尾巴”。
  到外婆家必经陆家桥。当我和父母临近小桥时,我便异常兴奋,撇开他们疾步飞奔,冲向桥去,到了桥上便扯开嗓子呼喊:外婆——外婆——,向她通报我们的到来。父母就在后面看着我发笑,他们仍不紧不慢地走着。外婆听到我的喊声则会颠着“小脚(缠过足的)”很快出现在东边院门口,向我挥手,满脸是笑。我想,这是外婆最开心的时刻了。
  最难忘的是外婆家的大聚会,除了大舅家同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外,其他的舅舅、姨娘家都会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我有一帮小表兄弟,可以撒开花来玩耍,因为这个时候对我管束严厉的父亲是不会板下脸来训斥我的。这时顿顿有好吃的,对于“小馋猫”一般的我们,海吃海喝,大快朵颐。过年时,还有“数目不菲”的压岁钱。
  在外婆家还有一大趣事就是听故事。外公十多岁时患了耳疾,后来听力就不好,他除了行医诊治而外,其他时间大多是手不释卷,对古典名著、诗词的了解掌握和他的医术一样达到了相当高的境界,因此,肚子里好像有讲不完的故事。有时我们太闹腾了,一听说外公要给我们讲故事,一个个立刻安静了下来。我们从外公那里知道了一个个历史名人、神话人物、传奇英雄,同时,也听了不少古典诗词,当然都是似懂非懂的。
  记得十岁那年,大表哥入伍参军,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事,大家汇聚到陆家桥,我们也是举家而来。我简直比过年还兴奋,因为解放军在我们儿童心目中就是英雄。那天,我疯玩了一阵后感到有点饿,就去厨房想搞些吃的。进了厨房就看到妈妈和舅妈眼睛都是湿湿的,明显刚流过泪水。我就纳闷了:表哥参军是件欢天喜地的大好事,她们难过什么呢?听到舅妈说:“……成大人了,挣整劳力工分了,却要去部队;以后田里家里的重活哪个做啊?他一直未出过远门,这一去,不知几年才能看到人……”说着,泪水又流出来。妈妈劝道:“孩子前途要紧呀,部队锻炼人呢;蹲在家里哪有出息啊?想华子(大表哥)了,就到部队去看他嘛……”说到这里,妈妈自己又泪水溢出,并示意我外去玩。我见了、听了这些并不懂,只记着,这是我记忆中第一次见到大人们掉泪。
  十年后,我又穿上了绿军装。来陆家桥辞行时,长辈们盛情款待我,反复叮嘱我到部队听领导话,好好工作,有假一定回来看看等。我离开时,他们都聚在东边院门口,看着我一步步离开,在“半岛”对面走向陆家桥。我过了桥,回头向他们挥手,示意他们回家,却分明看到人群中外婆、舅妈在擦眼泪。我急转回身,霎时,一股酸酸的热流从鼻腔直往上冲,泪水夺眶而出:这就是亲人,这就是亲情,十年前对表哥的情感今天在我身上再现了,他们永远把我们当成孩子,对晚辈的远行充满了不舍和牵挂。我不敢再回头,我要勇往直前,去寻找诗和远方……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我又想起了外公、外婆,想起了“半岛”,这个假日,我要赶紧再去看一看“外婆桥”,在乡间走一走,看看家乡的亲人和朋友,叙亲情,话友情,说乡情……
 

Tags:

作者:卢山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 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Copyright © 2007-2013 www.jhxw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建湖县委宣传部主管 中共建湖县委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建湖县网络文化建设和管理中心承办
E-mail: jhwlzx@163.com   苏ICP备11032266号  Tel:0515-86227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