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建湖新闻网

搜索
当前位置: 建湖新闻网文学沙龙

刺槐情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徐良观  来源:建湖日报   发布时间:2018-08-20 20:52:42
  近日去看海,看到海堤上一片刺槐林郁郁葱葱,它们犹如一道绿色的城墙,任凭风吹雨打,台风侵袭,多年如一日地捍卫着海堤不受海水侵蚀。 
  看到海滨的刺槐林,不禁联想到家乡已经渐行渐远了的刺槐树,联想到我与刺槐的一段不了情。 
  我家还住在矮小的丁头舍的时候,我就在屋后栽植了两棵刺槐树,我当时有个梦想,待我和刺槐树一起长大的时候,我就用它来做新房的檩条。两棵刺槐还是挺争气的,一股劲儿地往上直蹿,一下子就长得好高好高,喜鹊们还在顶端枝桠上筑巢育儿女。
  春天到了,刺槐树开始生长出嫩绿的椭圆形的叶子,沐浴着暖暖的阳光和温柔的春风,五月初,刺槐树悄悄开出一串串白色的花朵,这时树上可热闹了,一群群蜜蜂成天嗡嗡地叫着,忙着采蜜,据说洋槐蜜是蜜中的珍品。刺槐树的花朵较小,花型细长。刺槐花不像别的花一样向上开放,而是花朵向着地面,一穗穗地盛开着——像一个个害羞的小姑娘,又像一串串展翅的白蝴蝶,在微笑着问候大地母亲。刺槐花未绽放前带着些许的浅绿,盛开之后就是一片纯白的颜色。放眼望去,在碧绿的树叶中间,是一片片如雪般的白。花香袭人,淡雅清新。近看,似一群形影不离、张着雪翅的蝴蝶,亮晶晶的翅膀上,微微染着几抹淡淡的青绿;远看,如一串串令人垂涎欲滴的水晶葡萄,好想摘下细细地嚼一嚼。
  上世纪七十年代,农村开始平田整地,农家都要上规划线了,老房子也不能住了。我请人把两棵刺槐树砍下,放到河里沤制了足有半年。建房时,用它们做了中脊和二桁。仅有两棵刺槐是远远不够的,在那木材要批条的年代,建房木材只有用刺槐。当时村里的一位有威望的村干,帮我到本生产队和兄弟生产队寻了好几棵刺槐,才把屋上的檩条全部凑齐了,圆了我的新房梦。
  搬到新家后,我又在家前屋后、河边上栽了几棵刺槐树。刺槐树生长快,耐干旱瘠薄。很快,没几年,刺槐树就长成了参天大树。春天,槐花盛开,满院都是沁人心脾的香气,那一簇簇槐花在微风中推搡着,拥挤着,交头接耳,给农家生活增添了无穷的乐趣;盛夏时节,火辣辣的骄阳当空,农舍掩映在蓊蓊郁郁的刺槐中,充满了清新、凉爽的气息。
  到了男大当婚的年龄了,而家具一无所有,结婚首先必须有床,当时我把河边上的刺槐树砍下来,经过沤制,请木匠师傅断了料,床脚和床桄等重要部件都是刺槐树担当的;婚后,我们又把长大的刺槐树砍下,用来加工家具,我家的椅子以及风行一时的茶几等家具都是刺槐树的无私奉献。至今,仍在使用的那8张被漆得紫红发亮的又重又宽的茶凳生动展示了一个时代的家具风貌。
  刺槐树虽然貌不惊人,比不上风景树那么靓丽,但它浑身都是宝,除了木材的实用外,它圆圆的叶子还是喂山羊的好饲料,它的枝桠是最熬火的燃料,每年春天,我们都用锯子把影响刺槐生长的树枝锯下来,用斧子把它剁成50多公分长的一小段,仔细捆扎好,放到淋不到雨的地方,留着过年时蒸馒头和糕点时烧。可以这么说,我们这一代人都实实在在享受过刺槐的恩惠,刺槐与我们有着割舍不断的情愫。
  随着时代的变迁,刺槐树也与家乡的人们渐行渐远,现在农家小庭院里的绿植被越来越多的风景树所取代,刺槐树不多见了。但我依然对刺槐情有独钟,我知道这是一种岁月的记忆,这是一种思乡的情怀。有时我突发奇想:家乡,正是遍野的刺槐,我就是刺槐枝头莹白的花朵,家乡是一部沉重的诗歌卷帙,我就是诗行里一个跳动的文字。

Tags:

作者:徐良观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 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Copyright © 2007-2013 www.jhxw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建湖县委宣传部主管 中共建湖县委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E-mail: jhwlzx@163.com   苏ICP备11032266号  Tel:0515-86227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