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建湖新闻网

搜索
当前位置: 建湖新闻网文学沙龙

扇子里的旧时光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本站  来源:建湖日报   发布时间:2018-08-30 11:10:04
  凉爽的空调房里,祖孙俩在唱歌谣,奶奶在教,我女儿在唱:“扇子扇凉风,日日在手中,谁能跟我借,等到十月中……”听着女儿用稚嫩、清脆的嗓音唱着从前的歌谣,我陡然意识到,光阴快,日子已经沧海桑田的变化了,从前夏日里不可或缺的扇子已经退出了生活的舞台,扇子和旧日时光一起留在了记忆中,留在了歌谣里。
  我与女儿一般大小的时候,家里没有电风扇更没有空调,家里只有扇子。我家有两种扇子,芭蕉扇和芦蒲扇。芭蕉扇是母亲从市场买回来的,圆面,有结实的梗柄。母亲常常用针线、彩色的布条给芭蕉扇包边,镶了彩条的芭蕉扇不但结实还更好看了,芭蕉扇扇起来风也大,这样的扇子常常用来待客,家里来了亲戚,母亲便吩咐我和小弟赶紧去找出芭蕉扇,送到客人手里,让他们扇风凉快起来。一把扇子可以用两三年,母亲就是这样精打细算,把我们一天一天朝好日子上领的。
  家里的另一种扇子是芦蒲扇,芦蒲扇是母亲自做的。家乡是苏北水乡,水乡多芦蒲。通常是由臂力结实的男人们划小船,带着镰刀,去开阔的外河寻找芦蒲长势最好的地方采割。男人们把新鲜的、茁壮的芦蒲成捆的抱上岸,放在太阳下暴晒。经过阳光的照耀蒸腾,失了水分的芦蒲变成黄褐色,再把芦蒲放在石磙下,经过千百次碾压。这样的千锤百炼,娇嫩易折的芦蒲才有了坚韧的生命。
  人们把刚采来的芦蒲称为生芦蒲,锤炼后的芦蒲叫作熟芦蒲。熟芦蒲可以做编织品,做蒲扇、编蒲包、打蒲席……编织的活是水乡女人们的绝活。女人们把芦蒲抱在怀里,理理顺。一家的伙食费,孩子们馋嘴的冰棍钱都在这芦蒲上呢!她们会用编蒲包、蒲席之后剩余的材料做蒲扇,把三四根的长芦蒲,穿插摆好做蒲扇心。只见芦蒲在她们手里欢快地跳跃着,芦蒲越来越短,很快蒲扇就要编好了。芦蒲扇相比芭蕉扇要笨重得多,扇起来也没有那么凉快。
  母亲特地给我做了小号的蒲扇,她还让父亲给我们削了一根绿莹莹的细竹竿作柄。我十分喜爱这把蒲扇,这把蒲扇是菱形扇面、绿竹柄,小巧玲珑,轻摇起它的时候,还有芦蒲的清香味儿。
  这把绿蒲扇,我真是日日不离手,拿着它,白天用它扇风,晚上就用它去捉萤火虫。一次在河边捉萤火虫的时候,我一不小心,撒了手,它掉到河里去了。我着急,急着到河里去捞。小伙伴们忙把母亲找来,母亲一把拉住正准备滑下河去捞扇子的我。
  童年的夏日,白日是好过的,和小伙伴们采莲、摘菱角、游泳、斗水嬉戏,是乐而忘忧的好日子,到了晚上是难熬的,天气炎热,无法好眠,就在母亲身边嚷着热,母亲就举起她的大号蒲扇给我和小弟扇着,一下又一下,直到我们睡着。半夜里,我们热醒后,又会叫道:“妈,我热,热死了。”母亲于是又举起手边的蒲扇一下又一下给我们扇,直到我们再次进入梦乡。全然不顾母亲为了生计已经累得不成样子。
  大人们聚在一起,会互相既快乐又抱怨地盼秋凉,她们互相安慰着说:“天天给猴崽子扇扇子睡觉,膀臂扇得酸痛僵硬,秋凉就好了。”等我自己做了母亲,才知道从前的旧时光里母亲们的爱,那份爱深沉得令我们一生铭记。

Tags:

作者:本站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 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Copyright © 2007-2013 www.jhxw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建湖县委宣传部主管 中共建湖县委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E-mail: jhwlzx@163.com   苏ICP备11032266号  Tel:0515-86227355